相关文章

佛山身家超百万“土豪”做保洁员 称钱不耐花

来源网址:

有没有想过,你所住的城市,竟然由身家超百万元的“土豪”来做保洁员?如此的“逆转”情节,在土豪村“扎堆”的乐从镇上演。连日来,佛山市民的微信朋友圈里,频被“保洁阿姨变土豪,大派水果分享兴奋”的消息刷频。

记者了解到,还有很多隐形“土豪”,出没在许多不起眼的普通岗位里。记者采访获悉,新城物业公司从事绿化、保洁工作的工人里,近半来自大墩、小涌等“分红村”。而随着小涌分红款到账,近日还出现了有小涌村籍的绿化工辞工“养老”。

专家认为,“分红村”的短期致富方式难改变村民原有的就业心理,多数村民仍认为财富积累不易,也或难出现基层岗位“离职潮”。

逆转:保洁阿姨变富豪 兴奋大派水果

“故事太励志了!”、“单位里的清洁阿姨竟然是百万富翁!”记者了解到,这些刷频而吸睛的内容为佛山本地媒体单位内的工作人员所发。

内容称,因为所在单位里有近期新晋“土豪村”小涌村的村民做保洁阿姨,在分红之后,阿姨们为了分享喜悦,买水果大派单位员工,让单位员工们不禁大叹“原来土豪就在身边”。

而日前,小涌村也成为市民热议的对象,皆因为本村融资地块金额与政府征地量化款到账,小涌人均每股分红20余万元成为新晋“分红村”,从而引来网友的“羡慕嫉妒恨”。

根据网友的发图,称单位内的保洁阿姨特意买来很多水果,逐层派发给单位员工,分享喜悦。“阿姨说女儿嫁了,儿子未娶,要做媒的抓紧!”网友纷纷开玩笑道。

记者日前来到该单位,一名该单位的保洁阿姨向记者证实,确有此事。“我们一个月工资就2000元左右。”该阿姨表示,对于有同事秒变“土豪”,感到非常羡慕。

村民:分红百万元 每天仍坚持除草八千平方米

7月12日新城大雨,和李姨一样,不少受雇于佛山新城物业公司的绿化工,在世纪莲体育场馆中心游泳馆的后门一隅躲雨和休息。

李姨是不折不扣的“土豪”,今年年初,她所在的大墩村每股分红超过10万元,自己一家分了百万元。尽管如此,如今她和丈夫仍一起在新城物业中做一份绿化活。

“我们签订合同,一个人要负责8000平方米的区域。”李姨告诉记者,5年前,自己跟着丈夫在新城做环卫工,后来转做绿化。“每天工作8个钟,要把自己负责的地方做完。”李姨说。

如果不是雨天,李姨将从早上9时开始,“埋头”在世纪莲体育中心东侧的绿化带中开始一天的除草和维护植被工作。在8000方的“承包”区域里,李姨一天要完成除草、浇水、修叶等工作。“还要除垃圾,工作的范围也变大。”如果没有被检查出区域工作没有做好,李姨一个月可收入2000余元。

心声:钱不耐花 有分红也仍操旧业

“没有地了,一次性分完,以后肯定只会越来越少。”李姨表示,自己一家人获大墩村卖地的分红近百万元。“一般正常的家庭算上老人,超过百万元的是很多的。”

但李姨告诉记者,尽管手持股份分红半年多,却称“没感到有特别的安全感”。“很多村民到附近保利买楼,说实话,一家子分红可能就够买一套房。”李姨感慨道,是“钱不耐花”。

尽管有分红,李姨仍然与丈夫操旧业,为新城“造美”。李姨告诉记者,分红的钱部分投在两个孩子身上。“我和老公算了一下,自己干活的工资养自己没问题。但两个小孩读完书,至少也需要几十万元吧。”李姨还说,分红后,丈夫就添置了一辆摩托,生活算是有改变。

而李姨所在的绿化队中,也有来自小涌村的村民。面对记者采访,该村民不愿意说太多,但他简单地表示,自己也是刚刚才领到这笔分红款,也还没和家人商量怎么用这笔钱。“肯定还是干这个活,如果不干活的话,平时时间很难打发。”该村民说。

管理方:近半工人来自“分红村”

“我们的小队里,一共有35人负责保洁绿化,基本上三分之二来自小涌村、大墩村或者荷村的。”新城物业绿化队体育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基本上从事新城绿化保洁的阿姨、阿叔都来自“分红村”。该负责人透露,小涌村分红后,已经有少数工人提出退休“回家养老”,提出辞工的小涌村民,都以自己“年纪过大”的缘由提出辞工。

这些“隐形富豪”的薪资待遇不高,该负责人介绍,每一位绿化工的基本工资为1510元,50岁以上的则补贴700元,其余的仅补贴500元。“一般本地很多村民都是干到身体应付不了了,才提出辞工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对于未来会不会出现有“分红村”的工人出现辞工潮,该负责人表示不会担心。“村民都很踏实,有年纪的人受不了游手好闲,还是会出来做工的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专家:

致富原因特别 村民就业结构稳定

记者就此类现象采访了佛科院社会学教授张喜平,他解释道,多数“分红村”致富原因在于卖地,而非经营性、发展性的逐步积累财富。“短期致富的原因,不会影响村民从过去就建立起的就业心态。”张喜平表示,这就是为什么不少村民仍从事基层普通岗位。

“绝大多数的村民仍认为,金钱来之不易。”张喜平表示,由于村民的生活形态没有发生改变,一次性或阶段性的分红,很难动摇村民对财富积累观念的变化。

对于“分红村”内50岁左右的村民人群,张喜平表示这部分人随着经济发展的大环境影响,以及个人经历,在财富上趋于两极分化。“有的因为村集体经济的经营因素,养成经营头脑,有一定的资本积累的,也多是在这个年龄段。”张喜平说。

区域经济影响下,部分村分红会明显增加。张喜平表示,分红增加或对未来“分红村”的村民就业结构带来一些变化。“未来城市服务行业的就业和创业人群或增多,成为新城人力发展的新趋势。”张喜平认为,乐从未来城市居民消费需求会陆续增高,这部分也将能满足附近村居的就业需求。